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乐享如东

今年春节,我想回如东过年!

信息来源:如东新媒体微信 发布时间:2018-02-13 字号:[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等着,等着

一年中翘首以盼的春节

终于要来临了


在外打拼的如东人

遍布五湖四海、世界各地

攒了一整年对故乡的思念和期望

缠绕在眉尖,徘徊在舌尖,荡漾在心尖

不管今年能不能回家过年

但对家乡、亲人的牵挂仍挂在心头

随着春节脚步临近

“我想回如东过年”的想法愈发浓烈!


从如东到台湾,那里有他



邱唐: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每到腊月,“回家过年”就会成为永远的热词。其实,在我看来,自己恐怕是最没有资格谈这个问题的。诚然,赶上了高等教育最为普及的“好时候”,出生教育大县的我这个年纪的人,几乎都会在18岁的年纪,或远或近地离开家乡,成为负笈异乡的游子。然而,至今还躲在象牙塔不肯出来,并保持单身狗状态的我,事实上无论是心理情感还是物质基础层面,却从未真正“离家”。因此,对于我来说,没有职场的辛酸无奈和另一个小家庭的牵绊纠缠的“回家过年”,更多是一种理所当然。

我常常在想,人们每到岁末,就心心念念要排除万难回家过年,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就我个人而言,“回家过年”,大概就是一种团聚与陪伴。我想看看老爸有没有认真保持体型,妈妈又买了什么漂亮衣服,奶奶还咳不咳嗽,爷爷是不是还天天开刀查房;然后再卖卖萌、耍耍宝让他们看看我。

然而,在台湾待得久了,似乎越来越体味到“回家过年”更为强烈而深邃的意涵。因为两岸关系的小波折,部分春假直航加班机被取消,于是几乎我所有的台湾朋友见着我第一句话就是,你过年回得去吗?我才知道,原来台湾人对于“回家过年”竟如此紧张。

在台湾这些年,不论台前幕后,常常有机会参与一些京剧演出,台下的观众看台上的戏中人,我却爱看台底下的人间戏。我最不忍心演的就是《四郎探母》,每当杨延辉出场念四句定场诗,“失落番邦十五年,雁过衡阳各一天。高堂老母难得见,怎不叫人泪涟涟。”我扒着侧幕帘看台下,一定有许多须发皆白的老伯伯开始擦眼泪,我知道,此刻的他们都是失落辽邦的杨四郎,只是我不知道,他们当中又有多少人真的出过关、见过娘了呢?慢慢我才明白,海峡这边的朋友对于“回家”为何会如此的执着和悲伤,这是一种经历了无情时光的沉淀打磨和冷峻历史的波诡云谲与翻云覆雨所升华出来的最质朴却也最炽烈的情感呼唤。

小时候,我们都念过余光中先生的《乡愁》,两岸局势和缓的前些年,我都几乎真的要认为台湾和大陆隔着的,不过就是那一湾浅浅的海峡。如今余先生仙游,我才警醒,无论海峡的深浅,从今往后的每一年,余先生都永远不可能再“回家过年”了。我不敢亦不忍深想,海峡这边,年复一年的故乡今夜思千里之后,其实又有多少霜鬓是等不到明朝又一年的。因此,我总觉得,或许真正最该回家的,不是哪一个台湾的个体,而是这方土地。两处春光同日尽,居人思客客思家。自49年以来,台湾离家已经整整69年了,够久了,也该回家过年了。


从如东到俄罗斯,那里有他


于建军:俄罗斯圣彼得堡KORALL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俄罗斯圣彼得堡华人华侨商会会长

年轻离家二十载,佳节思乡情更浓。还记得,栟茶古运河潺潺流过溅起的朵朵浪花,千年古镇双塔映趣、石板竖街飘过的袅袅乡音,暖暖的回忆总是不经意间从心底飘过。

在俄罗斯打拼创业的日子里,有成功,也有挫折,有欢乐,也有失意。面对困难险阻,故土赋予的百折不挠、越挫越勇的意志品质,支撑着我奋力前行、上下求索。每次回国,或是省亲访友,或是参政议政,我都为家乡的发展变化而欢欣鼓舞,为家乡父老乡亲的幸福生活而由衷高兴。家乡的美丽、祖国的强盛,是我们每一个在海外打拼华人的最坚强后盾和依靠。我们在做好自己事业的同时,也会做好自己、做大实业,做国家交流的友好使者,尽其所能为家乡建设作一点努力。

事业纵然忙碌,故土情怀还是最重要的思念。我虽然每年因公务回国两三次,但已经十多年没在如东与亲朋好友一起过年了。这是一直以来的愦憾和内疚。在这里遥祝家乡父老新春快乐!幸福美满!明年一定要创造条件回去过团圆年!


从如东到美国,那里有她


顾晔:博士,质谱专家,现任世界上最大的私有制药企业勃林格殷格翰

(Boehringer-Ingelheim)主任科学家兼项目经理,负责呼吸道抗体新药研发。

十几年前,本科毕业之后,我漂洋过海来到美国波士顿继续深造,开始了新的一段人生旅程。这么多年,时间在忙忙碌碌中逝去,回国探亲也总安排在西方的寒暑假,能回如东老家过年一直是我心中最美好的愿望。虽然多次把父母接到美国来过年,但每每春节临近,思乡之情仍愈渐强烈。我对家乡过年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点炮竹,放烟花,挂对联,贴喜签,收压岁钱,一家人聚在一起说说笑笑,走走亲戚,串串门,吃吃点心,看看春晚……这可能是一年中最开心最享受的时刻。

这十几年间,如东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当年的小伙伴们也都步入中年,岁月也在父母家人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唯有永远不变的这份乡情,那样真实、那样亲切。趁着外婆还在世,回去过年,几代人能聚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于我是最大的幸福。


从如东到北京,那里有她们



何丽:北京某投资公司高管


顾昊:北京百传中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

小时候,心里总有一个冲动,我要走出去看一看。毕业后,没有犹豫,毅然背起行囊北上,来到那座我在电视里看过了很多次的城市北京。在北京生活了十多年,慢慢地,有了自己的车子、房子、事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点那么淡淡的失落,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份失落来源于哪里。

如东,这个生我养我并生活了十八年的小城,原来一直在我的心底,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它,想回到它的怀抱,那里有我的朋友、伙伴,有我喜欢的气候,有我喜欢的乡音,更有我最爱的亲人,所以,每年不管多忙,我都会回到家里看看走走,邀上三五好友聚聚,提上长辈们爱吃的去串串门。因为不管走了多远,这里永远都有一扇大门为我敞开着,都有那么几个人一直在我的心底!

也借着这次机会,祝家乡的所有人狗年大吉,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幸福永驻!


从如东到杭州,那里有她


赵洁:杭州某健身房瑜伽教练

不知不觉离开家已经十年了,2008年倔强的选择了外省的大学,大学毕业之后又很倔强的去了南京,现在在杭州安了家,十年转瞬即逝,然而这十年里,在如东,在掘港,永远有一个为我敞开的大门,有爸爸烧的一手好菜,有妈妈不停地絮叨。

每一次回家,似乎都会发现掘港在改变,有时候想努力的回忆以前的盛世华城那里是什么建筑,以前的文峰大世界在哪里,以前的丁棚桥有多窄……真的似乎快要记不清了,它的改变有些陌生,但又可以很快的熟悉,毕竟乡音不改,我还是一个掘港人!

在外面待久了,就特别想念家里的呛红虾、铁板文蛤、红烧黄鱼、清蒸鲳鱼、梭子蟹,每一次都特别想回去多吃一点本港的海鲜,多一点时间陪陪爸妈,其实心里又有点害怕回去,害怕我回去打扰他们规律的生活,害怕我回去会让他们变得忙碌,害怕我回去又发现他们的鬓角又多了一些白发。

“故乡”两个字为何显得如此深沉,是因为在那片土地上,有你深爱的亲人,远离故乡,思念未断,那句“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让我泪目,小时候你们抱着我,以后我会搀扶着你们,小时候有你们的地方,就是我的家,现在有我的地方,也就是你们的家。附上的这张照片,是1989年父母的结婚证件照和2016年我和老公的结婚的证件照,都是我最爱的人!


从如东到广州,那里有他

汪健波:某国际4A广告集团公司资深创作总监

2000年初,大学毕业,怀着“出去走走”的想法,只身来到终年炎热的广深地区。从实习到工作,一晃过去了十五六年。身份证上户口所在地早已换成了广州,说起话来也不知不觉卷起了舌头,甚至有次在内地省份出差,普通话交流时,对方竟然听出我是从广东来的。虽然如此,如东才是我真正的家乡。从气候到口味到习惯,依然会发现“家乡记忆”的强大和无法替代。天一冷,就会联想到如东分明的四季;嘴一快,就会蹦出一句家乡的俚语;吃一餐海鲜,味蕾总会倔强地寻觅一下那种久违的“鲜”味。如果得不到满足,就会觉得这南海产的活蹦乱跳的海鲜还是不如家乡的好。

临近过年,如往年一样,我早早就订好了票。得益于交通的便利,可能在这篇文章发布的那天,我已经坐在掘港街头的某个小馆子里,跟三五好友温着一壶黄酒聊着天了。一年的得失在此刻烟消云散,回家的心情依然如当初一样激动。也许这就是所谓“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感觉吧!


从如东到南京,那里有她


曹晖:江苏天煦律师事务所的一名专职律师,也是多家公司的法律顾问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无论走过多少地方,工作后越发觉得家乡才是最温暖的地方,因为忙碌的工作经常出差在外,回家的机会越来越少,但无论走过多远的地方,家乡才是内心最亲切的港湾。在南京的如东老乡很多,一有机会大家就聚在一起,年纪稍长的前辈们总会更加关照我们这些年轻人,在工作和生活上给予帮助,家乡的温暖无处不在。今年,我会回家过年。在此新春佳节之际,祝家乡的父老乡亲新春快乐,狗年大吉。

从如东到外地,约N公里,

那里有

家人每时每刻都在牵挂的你们


“牵挂,是剪不断的绳索

一头握于手掌

一头埋在故乡”


曾几何时

远在他乡的你

是否也会时常忆起家乡的光景?

旧时光的幸福?





挽不住的是时光的流淌

回不去的是童年的故乡

而你们,又有多久没有回如东了?







如东的海,如东的路

如东的人,如东的景

你回家的理由,可以有上千万种

如东的海鲜







如东的小吃





如东的大海




如东的人们




但是

不管因为什么

回家乡,真的只需一个理由支撑就足矣!

在外打拼的你们

不管再忙碌,常回如东看看!



声明:本站为政府公益性网站,欢迎转载并依法使用网站信息,但须注明稿件来源。